學生 | 教工 | 校友 | 訪客
首頁學校概況機構設置人才培養科學研究合作交流校園服務
 
遼大新聞 
 
遼大快訊
媒體遼大
圖片新聞
 
聯系電話:024-62202013
郵政編碼:110036
通訊地址:遼寧省沈陽市皇姑區崇山中
          路66號
 
媒體遼大
當前位置 首頁>>遼大新聞>>媒體遼大>>正文
 
中國新聞網、“學習強國”學習平臺、《遼寧日報》等媒體報道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前主席馬克?穆勒42年后重返母校遼寧大學
2019-06-05 15:08     (閱讀:)

    6月3日-5日,中國新聞網、“學習強國”遼寧學習平臺、《遼寧日報》第08版“文化新聞”、《沈陽日報》第A02版分別報道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前主席馬克?穆勒42年后重返母校遼寧大學并被聘為遼寧大學兼職教授,成立馬克?穆勒電影藝術研究中心的情況。現將全文轉載如下:
    《中國新聞網》:

著名電影制片人馬克?穆勒:希望為中國電影國際化做貢獻

    中新網沈陽6月3日電(韓宏)“馬克?穆勒眼中的好電影”大師分享會,6月2日在沈陽和平區玖伍文化城舉辦。馬克?穆勒說,希望中國電影能拍出很多打動人心的作品,希望可以為中國電影的國際化做出應有的貢獻。
    作為意大利著名電影制片人、電影史家、影評人,馬克?穆勒先后擔任多個電影節的主席,對中國電影做出了卓越貢獻。他大學時代曾就讀于遼寧大學,求學過程中與中國傳統文化以及電影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至此也開啟了長達42年的情感羈絆,此次回到沈陽不僅是為了完成他與母校遼寧大學的深度合作計劃,更是為沈陽電影產業發展注入新的契機與機遇。
分享會上,馬克?穆勒對沈陽電影、對中國電影的發展談出了自己的看法與分享,他認為一部好電影是會打動人心的,但首先要知道面對的觀眾是哪些人群,還要了解觀眾的需求,才會做出好的作品。
    當天,其還參觀了相關電影產業項目,對其中豐富的業態融合產生極大的興趣,特別是正在規劃建設中的影視拍攝基地。馬克?穆勒說,希望有更多項目加入到沈陽電影產業發展的浪潮中,從而促進整個地區乃至整個產業的健康發展。
    馬克?穆勒說,希望通過他的努力,會促進更多本地的電影快速發展。據悉,馬克?穆勒此行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受到來自母校遼寧大學的邀請,共同為遼寧大學馬克?穆勒電影研究中心項目啟動,立足遼寧,放眼全國,為中國電影的國際化做出應有的貢獻。
    馬克?穆勒表示會慢慢將主要的精力放在中國,放在沈陽,在沈陽工作和學習的經歷讓他終身難忘,他熱愛這片黑土,在這里他將實現更多的規劃和設想,為中國的電影事業做出更多的努力。
    “學習強國”學習平臺、《遼寧日報》:

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前主席馬克?穆勒42年后重返母校——
“在遼大的學習奠定了我的中國審美”

   

     6月2日,身穿中式上裝的意大利人馬克?穆勒出現在遼寧大學崇山校區。他是著名的電影制片人、影評人,曾經擔任威尼斯國際電影節等多個電影節的主席,被稱為“把中國電影推向世界的第一人”。而當他出現在遼大校園時,必須強調的是他的另一個身份——遼大校友。
    這是馬克?穆勒在畢業42年后重返母校,也是在實現支持母校發展的夙愿。6月3日,遼寧大學馬克?穆勒電影藝術研究中心成立,馬克?穆勒出任兼職教授。他參觀了遼寧大學廣播影視學院,與校方研究開設電影策劃、老電影修復技術等專業,共同培養電影人才。
    在校園里,馬克?穆勒與當年的師長暢敘友情,并愉快地接受了本報記者和遼寧大學廣播影視學院學生的采訪。
   “今日猶存昔日箋”
1975年,馬克?穆勒進入遼寧大學學習,當時同在遼大留學的還有英、法、德、澳、日、加拿大、瑞士等國家的學生。我省著名學者王向峰當時負責留學生的教學管理工作,并為他們開設了多個專題課,課上課下與學生多有文化與學術交流,結下了深厚友誼。這些留學生回國之后一直與他有書信聯系,有的學生到訪中國還會特地回到遼大看望老師。
    在遼寧大學彌漫著書香味道的故鄉書園咖啡館,馬克?穆勒遠遠地就看到了站在門前的王向峰老師。87歲的老師,66歲的學生,深情地擁抱在一起。
    對這次見面,王向峰期待已久,他說:“幾年前,在報紙上看到了馬克?穆勒的名字,知道他正在為推廣中國電影出力,心里特別高興。與他幾次通話,邀請他回母校。今天,這個愿望終于實現了。”
    王向峰拿出了一個泛黃的文件袋,里面都是他當年的學生回國后寄來的明信片,已經珍藏多年。他指著其中一張問馬克?穆勒:“你還記得這張嗎?”高大的馬克?穆勒坐在瘦小的老師旁邊,仍有學生般的拘謹,很禮貌地回答:“記得,記得!”
    馬克?穆勒深情地回憶起當年的求學經歷:“我在遼寧大學研究群眾文藝,并開始接觸到中國的民間文藝、戲劇和電影作品。當時,很多中國作家的作品我看不到,王老師就把自己的藏書借給我們,對巴金、老舍、柳青這些中國作家的了解也是通過王老師的介紹……”
    有遼大學生問:“在推薦中國電影參加國際影展時,您的選擇標準是什么?”馬克?穆勒指了指身邊的王向峰老師說:“都是他當年教給我的。”
    遼大留學的經歷,奠定了馬克?穆勒對中國文藝作品的評判標準:“中國文學有自己獨特的審美取向,不了解這種審美,就看不懂中國電影。”
    對此次重逢,王向峰感慨萬千,寫下了十首七絕抒懷,其中一首這樣寫道:“鴻飛歐亞越關山,今日猶存昔日箋。每念故交重讀起,友情益重動心弦。”
    “銀海爭雄鼎助援”
    馬克?穆勒與中國電影結緣也始于遼寧大學。他講起這段回憶不禁莞爾:“那時學校放映的電影大部分是朝鮮、羅馬尼亞和阿爾巴尼亞等國家的,因為經過了剪輯,變得很怪。后來就慢慢開始看中國電影,比較少,不過像《地道戰》《地雷戰》《小玩意》《神女》《大路》等電影我看過很多遍,我當時就意識到中國電影有自己的傳統,這很了不起。當時的中國電影都是集體署名的,不知道導演是誰,看到風格差不多的,就會猜想是不是同一個導演,他是誰呢?后來認識了謝晉導演,知道令我印象深刻的幾部影片都是由他導演的,感覺很榮幸。”
    “變化很突然,1977年春天開始,一大批中國老電影重新放映,在5個月的時間里,我足足看了300部中國電影,越看越理解中國社會,由此也得到了啟發:電影是了解中國社會的一個很好的渠道。”
    正因為這段在中國留學的經歷,帶著對中國的感情,馬克?穆勒開始了自己長達40年的向世界推薦中國電影之旅:
    1979年,他認識了北京電影學院重新招生后的第一批學生、當時正讀大學二年級的田壯壯、陳凱歌等人,并與他們建立了長期的友誼。
    1981年,他將中國電影《原野》推薦到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這是中國大陸第一部參加國外大型影展的作品,也是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創辦以來首部在主競賽單元播放的中國電影。同年,他在意大利都靈舉辦中國電影展,放映了從1924年至1981年的135部中國電影,這是中國電影第一次大規模地被世界看到。
    此后,馬克?穆勒長期擔任威尼斯國際電影節的亞洲區選片工作達18年之久,并在2004年出任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主席,還曾擔任過柏沙盧電影節、鹿特丹電影節、瑞士洛迦諾電影節等多個國際知名電影節的主席。他將陳凱歌導演的《黃土地》介紹到洛迦諾電影節,甚至最后電影獲得銀豹獎也是由他代為上臺領獎。張藝謀導演的《大紅燈籠高高掛》也是由他推薦的,成為第一部在威尼斯國際電影節獲獎的中國大陸電影。1999年,張藝謀的《一個都不能少》再次問鼎威尼斯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影片獎。
    正是這份從遼寧出發的中國情緣,讓馬克?穆勒成了“把中國電影推向世界的第一人”。因對中國電影作出的卓越貢獻,他獲得了中國國務院授予的中意友好貢獻獎。正如王向峰詩中所云:“幾多編導多承惠,銀海爭雄鼎助援。”
    中國電影在大眾化與藝術性之間起舞
    卸任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主席之后,馬克?穆勒還積極投身于中國的電影節活動。2015年,他成為北京國際電影節正式評選單元的總顧問及策展人,還擔任福州絲綢之路電影節總監。2017年,他受賈樟柯邀請出任平遙國際電影展藝術總監,繼續發揮文化中介的作用,發掘新導演,助力中國電影發展。
    作為中國電影改革開放40年發展的見證人,馬克?穆勒一定對中國電影有著獨特的認識,于是記者向他提出這樣的問題:“隨著第五代導演的作品影響力逐漸下降,在新一代電影人的作品中,似乎還沒有能夠與當年《黃土地》《紅高粱》《霸王別姬》比肩的令世界驚艷、國人自豪的電影,但與此同時,中國的電影市場又處于迅猛的發展之中,電影票房和銀幕數量逐年增加。您怎么看待中國電影的現狀以及未來?”
    馬克?穆勒顯然對中國電影的未來充滿希望,他回答說:“我擔任平遙國際電影展藝術總監的目的,就是要給世界提供一個展示中國電影的平臺,讓更多的中國新銳導演和他們對電影的新探索被世界所了解。在電影創作中,藝術與市場的矛盾始終是存在的,我很高興看到在中國終于出現了一批具有市場號召力,同時又對電影有獨特理解的導演,有三四十位之多,賈樟柯對電影與市場的理解越來越深入了,寧浩、刁亦男等導演的作品也越來越好,他們已經越來越會在大眾化與藝術性之間跳華爾茲。”
    《沈陽日報》:

他被譽為“把中國電影推向世界第一人”
馬克?穆勒:42年后回沈圓夢
將受聘為遼寧大學兼職教授 遼寧大學馬克?穆勒電影藝術研究中心將掛牌    

    6月2日,一場“馬克?穆勒眼中的好電影”大師分享會在位于沈陽市和平區太原街的玖伍文化城六樓電影公元舉行,這是首屆和平觀影匯內容之一。馬克?穆勒曾擔任過多個國際電影節的主席,被譽為“把中國電影推向世界第一人”。
他曾是遼寧大學的一名留學生,這次是闊別42年后重回沈陽。
    當日下午,馬克?穆勒先參觀了電影公元產業項目,看到多種業態融合發展、情景再現體驗互動式電影現狀時,他不住地點頭,并用地道的中國話說:“太好了!”當北京歡樂星橙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發展中心總經理薛琳介紹正規劃建設中的影視拍攝基地時,馬克?穆勒笑著說:“那就加緊推進沈陽電影制片廠的項目吧。沈陽的電影產業應該充分尊重和挖掘地域特色。”
    16時整,“馬克?穆勒眼中的好電影”大師分享會開始。馬克?穆勒說,1975年至1977年他在遼寧大學讀書,如今回到沈陽,已經不認得了,過去的老工業基地變成了文化大都市。沈陽是他非常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當時沈陽只有一個火車站,我和王向峰老師及同學們經常到周邊游學,也常騎自行車到百貨大樓買東西。當時開票需要到樓上取東西,剛一下來,哇!好幾百人排隊等著看我啊!他們對我的金胡子特別感興趣,沈陽人非常友好!都猜我是從哪里來的。我說我是你們友好的意大利朋友。”
    42年過去了,馬克?穆勒對沈陽念念不忘。
    當問及好電影的標準時,馬克?穆勒說,那一定是感動人內心的電影,靠情感共鳴而不概念化。沈陽電影產業要想做好,建議細化觀眾、發揮地域特色,同時電影要與新媒體融合發展。
    問及此行的目的時,馬克?穆勒說:“沈陽是我的第二故鄉,我一直有一個沈陽情結,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將沈陽的電影再上一個臺階,與世界接軌,應我的母校遼寧大學邀約,我終于回來了。”
    遼寧大學廣播影視學院院長庚鐘銀介紹,預計今天(6月3日)馬克?穆勒將受聘遼寧大學兼職教授,同時遼寧大學馬克?穆勒電影藝術研究中心將掛牌。
    值得一提的是,6月7日,馬克?穆勒將迎來他66歲生日。
    沈陽日報、沈報融媒記者  杜一鳴

 

上一條:《遼寧日報》刊發我校黨委書記周浩波教授理論文章——《發揮協同效應 合力辦好新時代高校思政課》
下一條:新華社報道我校轉型國家經濟政治研究中心副主任崔錚接受專訪有關情況
關閉窗口

 

中國沈陽 遼寧 大學 Copyright by 遼寧大學 2016 ICP備案號:05001361號

學校地址:崇山校區:沈陽市皇姑區崇山中路66號 郵編:110036 蒲河校區:沈陽市沈北新區道義南大街58號 郵編:110136

体彩6+118140